美國在國內國際上實施強迫勞動的事實真相

  更新時間:2022-08-10 13:34   來源:新華社

吉報頭條
重要新聞
國內新聞
國際新聞
圖片精選

美國在國內國際上實施強迫勞動的事實真相

2022年8月

引言

一段時間來,美國為了抹黑和遏制中國,炮制所謂中國在新疆實行“種族滅絕”“強迫勞動”等世紀謊言,制定并實施“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詆毀新疆人權狀況,破壞新疆民生發展。事實上,強迫勞動對新疆完全是無中生有,而對美國則是自建國伊始便已產生、時至今日仍然廣泛存在、甚至愈發嚴重的頑瘴痼疾。

這份報告從歷史和現實、國內和國際多個角度客觀記錄了美國在強迫勞動問題上的所作所為,目的是廓清事實、回擊謊言,讓世人認清什么是強迫勞動、是誰在搞強迫勞動。讓謊言在事實面前無處藏身、無所遁形。

一、強迫勞動在國際法上有明確定義

上世紀30年代以來,通過一系列公約、議定書等文件,強迫勞動在國際法上已確立了明確的定義和認定標準。

◆國際勞工組織關于強迫勞動的核心標準包括:《1930年強迫勞動公約》(第29號公約,截至2021年底179個成員國批準)、《1957年廢除強迫勞動公約》(第105號公約,截至2021年底176個成員國批準)以及《1930年強迫勞動公約的2014年議定書》(截至2021年底59個成員國批準)。

◆《1930年強迫勞動公約》規定,強迫勞動是指“以任何懲罰相威脅,強行要求任何人從事的非本人自愿的一切工作或服務”,需滿足“非自愿”“以懲罰相威脅”和“工作或服務”等三個要素才能構成強迫勞動。

◆據國際勞工組織統計,美國只批準了14個國際勞工公約,是批準公約數量最少的成員國之一。10個核心公約中,美國僅批準了2個,迄今尚未批準《1930年強迫勞動公約》。

◆中國已批準28個國際勞工公約,2022年4月批準《1930年強迫勞動公約》和《1957年廢除強迫勞動公約》。中國積極履行各項國際公約義務,通過立法、政策制定和實施,切實保障勞動者各項權利,反對強迫勞動。中國法律明確禁止強迫勞動,刑法第244條規定了強迫勞動罪。新疆各族勞動者根據自己的意愿選擇職業,按照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法律法規,在平等自愿、協商一致等原則基礎上,與用人單位自由訂立勞動合同,獲得相應報酬和權益保障,新疆各級政府還為自愿報名的勞動者提供必要的職業技能培訓。各族勞動者完全有選擇職業的自由,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工作都出于自己的意愿,從未受到懲罰威脅,人身自由從未受到任何限制。新疆完全不存在強迫勞動。

二、強迫勞動與美國建國史如影隨形

奴隸貿易是美國的原罪。美國建國之初,是成百上千萬被販賣至美國黑人奴隸血與淚創造出的大量財富,幫助美國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

◆作為一個僅有246年歷史的國家,奴隸制度在美國“合法”的延續時間竟然占到了建國歷史的三分之一。據“跨大西洋奴隸貿易數據庫”統計,在奴隸貿易史上,1514年至1866年間至少有3.6萬個“販奴遠征隊”。據德國斯塔蒂斯塔調查公司數據,1790年,美國有近70萬黑人奴隸,而到1860年,總數竟然超過395萬,而全美自由的非洲裔美國人僅有不到49萬人。

◆黑人奴隸被迫在嚴苛的工作條件下從事社會底層勞動,衣不遮體,食不果腹,遭受殘酷壓榨,甚至許多人被折磨至死。這些黑人奴隸很多被迫從事棉花產業。正如美國作家愛德華·巴普蒂斯特所著的《被掩蓋的原罪:奴隸制與美國資本主義的崛起》一書中講到,皮鞭驅使奴隸將全部體力和大部分精力投入采棉工作,從而使采棉速度越來越快。在奴隸主的嚴酷逼迫下,到1860年,美國的棉花產量達到了1800年的130倍??焖僭霎a棉花背后浸染的是黑人奴隸的血與淚。

◆據統計,美國奴隸主從黑人奴隸身上壓榨的勞動價值以現價計算高達14萬億美元。據美國第四任總統詹姆斯·麥迪遜故居官網“詹姆斯·麥迪遜的蒙彼利?!?,奴隸制經濟曾是驅動美國經濟的主要引擎。從弗吉尼亞的煙草種植到羅得島的造船業,都與奴隸制經濟有關。1850年,美國80%的出口產品都是由奴隸生產的。哈佛大學歷史學家斯文·貝克特指出,美國與西方的繁榮之道是奴隸制,而非民主。

◆非營利新聞機構“對話”在追溯美國奴隸制歷史時提到,從18世紀末,“罪犯奴隸”和“不動產奴隸”就同時存在。在囚禁黑人最多的弗吉尼亞州,囚犯被宣布為“死魂靈”和“州奴”。直到20世紀初,各州才停止向農場主和工商業經營者出租罪犯作為鐵路、公路和煤礦的廉價勞動力。在佐治亞州,1907年停止出租罪犯竟然導致制磚、采礦業等多個行業遭受經濟沖擊,很多公司因此倒閉。

◆據史料記載,到19世紀60年代末,先后有數十萬華工參加了美國鐵路的修筑。當初,一批批來自中國的窮苦農民登上被稱為“浮動地獄”的海船,像罐頭里的沙丁魚一樣擁擠蜷縮在船艙內,在海上漂流約兩個月來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做苦力,途中因非人待遇、臺風、傳染病而致死者高達64.21%。僥幸來到美國的華工飽受種族歧視,在白人監工的皮鞭下,只用了7年,修建了原計劃14年完工的鐵路。史學家形容“每一塊枕木下都埋著一具華人的尸骨”。

三、美國國內強迫勞動劣跡斑斑

多年來,美國政府刻意逃避勞工保護責任,導致私營監獄囚犯淪為“奴工”、濫用童工現象普遍存在、農業領域強迫勞動觸目驚心,堪稱“現代奴隸制”國家。

(一)監獄是美國強迫勞動的重災區

◆美國是名副其實的監獄國家。美國公共政策智庫“監獄政策倡議”報告顯示,美國102所聯邦監獄、1566所州監獄、2850個地方看守所、1510個少年管教所、186個移民拘留所和82個原住民看守所以及軍事監獄等各類機構共關押了約200萬名囚犯。美國人口數量不足世界總人口的5%,而監獄人口數量占全球在押人口的四分之一,是全世界監禁率最高和被監禁人數最多的國家。

◆美國憲法第十三修正案雖然在名義上保護公民免受強迫勞動,但卻將刑事犯人排除在外。美國監獄系統濫用第十三修正案,將強迫囚犯勞動合法化。美國聯邦及地方各級監獄犯人中存在大量監獄勞工,從事獄政系統日常維護工作,包括修理、烹飪、設施清潔以及衣物洗滌等,其中多為黑人和有色人種。還有犯人被外包給公共項目或被企業雇用,從事建筑、道路養護、林業和殯葬等行業,這些工種要么是臟活累活,要么高風險。路透社披露,美國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制造商之一Suniva公司使用監獄勞動力維持低成本。該公司負責人承認,公司與聯邦監獄工業公司(UNICOR)合作,將生產線從亞洲遷回美國,得到利潤豐厚的聯邦合同。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報告顯示,全美至少有30個州將服刑犯人列為災難和緊急事件的應急勞動力,至少14個州雇用犯人從事森林消防工作。大多數監獄勞工稱自己從未接受過正式崗位培訓,卻常常要在不符合安全操作標準和缺乏防護設備的情況下進行危險作業,經常造成人員傷亡,而對這些傷亡,各監獄無明確記錄。美國《大西洋月刊》早在2015年就評論稱:“這些外包的犯人比奴隸還要便宜,畢竟企業無需操心他們的身體健康?!?/p>

◆美國實際上形成了巨大的“監獄-工業復合體”,同美政府簽署合約運營的私人監獄成為美國強迫勞動的大毒源。美國私營監獄勞工完全受制于雇主,根本沒有拒絕勞動的權利。高達76%的受訪服刑人員表示,一旦自己無力勞動或拒絕勞動,就將受到獄方花樣百出的懲罰,比如單獨囚禁、減少家人探視、駁回假釋或減刑申請。此外,服刑人員沒有權利選擇工種,工作分配完全出自獄政管理人員武斷、歧視甚至懲戒性的決策。美國威拉姆特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拉·艾普曼在題為《血錢:監獄勞工和監獄利潤》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私營監獄是一種“有害的奴役形式”,服刑人員“被困在不斷增加的體力勞動、痛苦和剝削之中”。

◆多年來,美國私營監獄與黑心政客勾結,強制囚犯勞動,讓私營監獄淪為其大肆斂財、壓榨窮人的奴隸制式“集中營”。由于缺乏監管,被強迫勞動的囚犯工作時間長、環境惡劣、工資微薄甚至被迫無償勞動。2022年初,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曾提起法律訴訟,指出美國私營監獄在經營拘留設施時存在大量權錢交易,加劇了過度監禁和強迫勞動問題,要求美國聯邦法警局提供有關運營商合同信息并向社會公布。

◆美國監獄用于支付犯人工資的開支不到總預算的1%,而監獄勞工每年創造的產品和服務總價值卻超過110億美元。因囚犯無需勞工權利、薪資低廉,美大型企業濫用監獄勞工現象嚴重。同美政府簽署合同的私營監獄每年從對獄囚的強迫勞動中獲利數百萬美元。截至2022年5月,全美平均時薪約為10.96美元,而監獄勞工的時薪卻不足1美元。不僅如此,很多獄政機構已連續數年甚至數十年未給犯人漲過工資。佛羅里達州等7個州絕大多數安排給犯人的工作沒有勞動報酬。此外,很多犯人的工資以“稅務、膳食費、監牢費及出庭費用”等原因遭到獄方克扣,超七成受訪者無法承擔服刑期間基本生活開支。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全美至少40個州要求犯人趕制口罩和洗手液等防疫物資,處理醫院產生的大量醫療垃圾,搬運尸體,打造棺木,挖掘墓穴。而從事這些危險工作的犯人卻難以得到相應保護。疫情暴發以來,美國監獄已經有近三分之一的犯人感染新冠肺炎,3000人死于缺醫少藥或拘押環境惡劣?!堵迳即墪r報》披露,疫情期間加利福尼亞州監獄中的數千名服刑人員被迫在高風險條件下從事縫制口罩、制造家具等工作。即使監獄內出現大量確診病例,監獄工廠仍照常運作。服刑人員被要求每天縫制上千只口罩,自己卻一只也得不到。監獄工作人員還威脅服刑人員,稱如果拒絕工作將影響獲釋。

(二)針對兒童和婦女的強迫勞動觸目驚心

◆美國的童工問題由來已久。早在100多年前,美國礦井、煙草農場、紡織工廠就開始雇傭壓榨童工。時至今日,美國仍是聯合國193個會員國中唯一沒有批準《兒童權利公約》的國家,雇傭童工問題仍未解決。據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等機構統計,每年從境外販賣至美國從事強迫勞動的10萬人中,50%為未成年兒童。

◆據非營利機構“美國農場工人就業培訓計劃”估計,美國至今仍有約50萬童工從事農業勞作,很多孩子從8歲開始工作,每周工作長達72小時。農場童工長期暴露在農藥等危險化學品中。此外,他們需要操作鋒利的工具和沉重的機械,由于缺乏必要培訓和保護措施,面臨較大工傷風險。據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數據,1995年至2002年間,估計有907名青少年死于美國農場。據《華盛頓郵報》報道,2003到2016年間,美國有452名兒童因工傷死亡,其中237名童工死于農業事故。根據美政府問責辦公室2018年11月報告,5.5%的童工在農場中艱苦勞作,死亡童工案件有一半來自農業領域。美國多個州存在煙草農場大量雇傭兒童從事收割和晾曬煙葉等情況,對他們的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危害,很多兒童出現尼古丁中毒現象,甚至被發現肺部感染。

◆據美國官方統計,2019年,美執法人員發現違反《公平勞動標準法》童工案858起,在危險職業場所工作的未成年人達544名。美最大工會組織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稱,美勞工部每年平均只報告34起違法使用童工案件,遠低于實際數量,暴露出美勞工部門執法能力嚴重不足。

◆美國《里士滿時訊報》報道,美國有24萬到32.5萬名婦女和兒童遭受性奴役。美國非政府組織“現在結束奴隸制”稱,一名被販賣至性行業的兒童一天“工作”12小時,每周“工作”7天,每年可榨取15萬至20萬美元。

(三)強迫勞動在美國各行各業無處不在

◆美國丹佛大學網站刊文披露,目前在美至少有50余萬人生活在現代奴隸制下并被強迫勞動。美強迫勞動現象無處不在,在家政、農業種植、旅游銷售、餐飲、醫療和美容服務等23個行業或領域販賣勞動力問題尤為突出。2004年,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人權研究中心對1998年至2003年相關案例研究后指出,全美強迫勞動案例數以萬計,遍布各大城鎮及鄉村,成為美國內最隱蔽、非人道、廣泛且罪惡的非法交易據點。

◆美國現行移民法支持了現代奴隸制。美國對外籍勞工的臨時簽證制度在法律上將勞工與雇主綁定,令外籍勞工淪為下等人,即使雇主任意壓低工資或延長工作時間,雇工也不敢離開工作崗位,否則可能被驅逐出境。這種雇主與雇工之間的權力失衡是系統性的,有證據表明,美國強迫勞動問題與特定簽證類別存在關聯。美國城市研究所和美國東北大學2014年一項研究顯示,在美國強迫勞動受害者中,超過70%在抵美時持有合法簽證。要結束這種現代奴隸制,需要改革美國的移民法,但美國會和政府都缺乏改革意愿。

◆紐約、洛杉磯等主要城市是美國大多數“血汗工廠”總部所在地。這些工廠一般承接服飾、咖啡、電子產品的生產和制作。據美勞工部數據,僅服裝類血汗工廠數量在美就多達2.2萬個。為了節省成本以實現利益最大化,工廠擁有者往往通過各種手段鉆法律漏洞,規避政府監管;工人工資和有關福利待遇都遠低于法定標準,長時間工作或加班也并沒有相應報酬,極端情況下甚至會遭受雇主虐待?!都~約時報》披露的美勞工部內部文件顯示,在美屬薩摩亞服裝廠工作的越南裔工人投訴經常遭保安毒打,一名女工被保安用硬塑料管戳瞎左眼。在俄克拉何馬州的一家食品廠,印度裔工人食不果腹,該廠許多工人營養嚴重不良,看似“行走的僵尸”。

◆在家政服務部門,絕大多數服務人員為境外移民且不被美法律認定為雇員,美移民政策不允許他們隨便更換服務對象,否則將被驅逐出境。絕大多數受害者勞動條件極差,工資被拖欠或達不到最低工資標準,遭受雇主及其家人的暴力、性侵或恐嚇,被禁止向任何人抱怨,否則會被驅逐出境。據美國城市研究所和美國東北大學2014年報告,在美國強迫勞動受害者中,超過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家庭傭人。

◆在農業部門,30%的農場工人及其家庭生活在聯邦貧困線下,遭受威脅或暴力并被強迫勞動,不能表達意愿。位于佛羅里達西南部的小鎮伊莫卡利被稱為美國的“番茄之都”,該小鎮共生活著26000人,大部分是來自墨西哥、危地馬拉、海地等國的農民。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為1小時8.65美元,而他們實際能拿到只有每小時5.5美元,遠未達到最低工資標準。英國《衛報》調查發現,在美國玉米農場工作的外籍勞工未能得到法律保護,居住條件極其惡劣,每天連續工作12小時、工作15天后,僅獲得225美元報酬,且經常面臨性侵、騷擾、工資被竊、工傷致殘致死、暴露在有毒化學品中等問題。美國獨立記者吉娜·瑪麗2017年發表題為《強迫勞動在美國比你想象的更普遍》調查報告指出,在美國一些農場,外籍農工被迫睡在棚屋和箱式卡車內,他們采摘農產品卻沒有工資,如果試圖逃跑,就會遭到毆打。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報告顯示,美國季節性農業工人常因其移民身份和對報復以及驅逐出境的恐懼而遭受工資盤剝和其他虐待,每年被拖欠工資達數百萬美元。美國勞工部工資和工時司資金和人員不足,導致其對農業工人能采取的保護和救濟措施只是杯水車薪,最終使農業工人認為向勞工部報告雇主違規行為既無必要也沒有用。

◆2015年《紐約時報》在起底紐約美甲行業的調查中發現,美甲行業絕大多數工人的工資低于最低工資標準,有時候甚至沒有工資。工人遭到嚴重盤剝,還要忍受包括視頻監視、體罰在內的各種侮辱。這些美甲師多為來自中國、韓國、尼泊爾和南美等地的移民,從事的往往是超時的低薪勞動。然而,許多紐約美甲行業工人由于沒有合法居留身份,受到雇主剝削后往往只能忍氣吞聲,不敢舉報。

◆美國作家布倫南在其著作中指出,美國移民政策不僅沒有改善人口販賣問題和社會弱勢群體處境,反而加劇了社會問題,讓更多隱藏形式的強迫勞動出現在美國社會。美國社會對被從強迫勞動中解救出來的受害者的幫助和救濟不足,導致其為維持生計主動落入新的強迫勞動陷阱,永遠生活在被奴役、被壓迫的惡性循環中。

◆2022年6月,美國人口販賣研究所發布《2021年聯邦人口販賣報告》。報告顯示,2021年,全美強迫勞動犯罪案件數量比2020年增加22%。2021年,在美國各地聯邦法庭受理的人口販賣案件中,有162名受害者是因為強迫勞動,占所有449名人口販賣案件受害者的36%,而93%的強迫勞動受害者是外國公民。

四、美國強迫勞動惡劣影響外溢國際社會

美國國內強迫勞動惡劣影響蔓延,引發出嚴重的跨國人口販賣、侵犯其他國家人權等問題。美國在批準和履行國際勞工公約方面是名副其實的差等生,這與美國在強迫勞動和侵犯勞工權利方面的長期糟糕紀錄形成了呼應。

(一)國內強迫勞動滋生跨境人口販賣

◆美國是強迫勞動、奴役受害者的來源國、中轉國和目的地國,合法和非法行業都存在嚴重的販賣人口情況。據美國務院估計,每年從境外販賣至全美從事強迫勞動的人口多達10萬人。過去5年,美國所有50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均報告了強迫勞動和人口販賣案,美國“全國人口販賣舉報熱線”統計顯示,2012至2019年接報案件數從3200多個增加到約11500個,呈現顯著上升趨勢。2020年,熱線接報案件數達10583起,受害者達16658人。以強迫勞動為主的現代奴隸制在美國酒店、餐館、按摩店、農場、建筑業、家政業中廣泛存在,受害者多是新移民、兒童、女性等弱勢群體,涉案人員多使用身心虐待、威脅和羞辱等手段控制受害者。

◆2021年4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單邊強制措施對人權負面影響問題特別報告員、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發表聯合聲明指出,美通過威脅制裁等手段脅迫他國人員與美合作,構成強迫勞動,侵犯有關人員權益。人權理事會當代形式奴役問題特別報告員布拉在其2018年有關報告中指出,美多家番茄種植農場曾發生針對女性移民工人實施強迫勞動、抵押勞工、性暴力和威脅驅逐出境的事件。

◆《2021年美國侵犯人權報告》指出,由于美國移民政策收緊、國內監管不力,針對移民的人口販賣和強迫勞動現象加劇。該報告援引美司法部2021年11月資料指出,在一起人口販賣案件中,幾十名來自墨西哥和中美洲的工人被販賣至美國佐治亞州農場,在惡劣條件下被非法監禁和強迫勞動。這些“現代奴隸制”的受害者在持槍者的監控之下,被迫徒手挖洋蔥,每挖滿一桶洋蔥只能得到20美分的報酬,其中“至少兩人死亡,一人被多次性侵”。

◆除了艱苦的勞動條件,嚴酷管理、沒收證件、限制自由更是這些強迫勞動案件的標準特征。2021年,美聯社披露上百名印度工人被誘騙到新澤西州建設大型印度教寺廟,這些工人一下飛機后就被收走護照,被強迫每周累計工作超過87個小時,新澤西州當地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2美元,而這些印度工人工資僅為每小時1.2美元。路透社報道,全球最大輪胎制造商、美國固特異輪胎橡膠公司曾遭遇多項指控,包括在馬來西亞拖欠外籍工人工資、違法要求外籍工人超時工作以及拒絕外籍工人保管自己的護照等。報道援引該案律師的話稱,一些員工每月超時工作229個小時,遠遠超出馬來西亞規定的104小時上限。

◆美國執法部門對販賣人口、強迫勞動等行為的打擊力度明顯不足。美國司法部發布的《2021人口販賣數據報告》顯示,2019年全美因販賣人口和強迫勞動遭檢察官調查的嫌疑人共2091人,但被定罪的僅有837人。丹佛大學學者克麗西·巴克利指出,“美國強迫勞動現象之所以難以禁絕,一方面是因為利潤豐厚,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國立法不力和執法效率低下,作惡者被起訴的風險很小”。

(二)美國公司在國外長期實施強迫勞動

◆《華盛頓郵報》2019年披露,瑪氏、好時等美國知名大型巧克力公司采用的可可原材料近20年來大多由西非童工采摘,從事可可豆采摘的童工人數高達200萬,每人每天報酬不足1美元。英國電視四臺2020年報道,星巴克等美國知名咖啡公司使用的咖啡豆由危地馬拉13歲以下的童工采摘。這些童工每日工作8小時,每周工作時長超過40小時,年紀最小的不過8歲,而他們的單日薪資有時只買得起一杯咖啡。

五、國際社會對美國強迫勞動的批評不絕于耳

長期以來,國際社會嚴重關切美國社會存在的強迫勞動,呼吁美國政府認真反思和對待。

◆美國農業領域雇用童工問題是美履行國際勞工公約特別是核心勞工公約的頑疾和硬傷,也是國際勞工組織標準監督機制對美履約最大關切。國際勞工組織公約和建議書實施專家委員會(CEACR)從2012年起連續多年對美大量18歲以下農場童工嚴重工傷事故表達關切。2014年第103屆國際勞工大會期間,國際勞工標準實施委員會將美違反《1999年最惡劣形式的童工勞動公約》案件列為重點國別案件之一上會審查。

◆近十年來,CEACR還就美履行《1957年廢除強迫勞動公約》《1936年船東對病、傷海員責任公約》等發表評論,要求美政府改變不當作為,切實履行公約義務。CEACR在2017年指出,美應通過聯邦立法確保在刑事司法程序中不出現因種族歧視而導致強制勞動(compulsory labor)判決數量在各種族間的失衡。美政府應在聯邦層面出臺必要措施,減少刑事司法體系中種族和民族不平等現象,確保強制勞動判決不針對特定種族和少數民族。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時任人口販賣問題特別報告員格拉齊亞在2016年結束對美國別訪問后發表聲明,呼吁美采取更有效措施調查以強迫勞動和勞動剝削為目的的人口販賣案件。聲明指出,2015年數據顯示,美人口販賣案件中75%與性交易有關,13%與勞工有關,3%與二者同時有關。婦女和兒童、移民工人、無人陪伴和失散的兒童、逃離沖突的人、離家出走的年輕人、土著人、性少數群體等面臨更大的勞工和性交易販賣風險。

結束語

美國無視本國在歷史上和現實中大量存在的強迫勞動和“現代奴隸制”問題,肆意誣蔑抹黑其他國家,散布所謂“強迫勞動”謊言,充分暴露出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虛偽雙標,以及打著人權幌子搞政治操弄和經濟霸凌的慣用伎倆。

美國強推“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絕非關心子虛烏有的新疆“強迫勞動”問題,而是要剝奪新疆民眾的工作權利,制造“強迫失業”;是要破壞新疆各族人民的生計,制造“強迫返貧”;是要破壞國際經貿秩序和產業鏈供應鏈,在國際上制造“強迫脫鉤斷鏈”。美方的所作所為,本質上是打著人權的幌子危害人權、打著規則的旗號破壞規則、打著法律的招牌踐踏法律,逆時代潮流而動,注定要失敗。

美國政府應該做的是,收起“人權教師爺”的惺惺作態,檢討自身在強迫勞動問題上的累累赤字,停止造謠抹黑,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實施“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停止“以疆制華”。


編輯:秦楚越
医生在办公室强要了护士,中年肉感老熟妇 日本熟妇,成人午夜视频